花柳

Head aching, for the greater good.

群号码1055639962

以后的产出会上传群文件和ao3,方便不能翻墙的小伙伴,有没有人来没有关系,我只是想没有限制地、没有拘束地、自由地提笔。

我是花柳,首先我要感谢所有关注者、小红心、小蓝手的厚爱。

经过和朋友商讨,再加上近日一直有离开这个平台的想法,我最终决定离开LOFTER,原因有很多,最简单的一个就是被它的所作所为恶心到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让我接触到了这个优秀的圈子和伙伴,千言万语道不尽感激。

我会继续热爱同人,进行翻译和创作,但以后不会再发表在这里。我会回到Archive of Our Own进行产出,这个账号和别的账号的作品都会搬运到我的AO3上,所有产出搬运完毕之后会注销这个账号,删除App和网页记录。

如果想通过别的方式联系我的朋友私信我就好了。我知道现在使用AO3对于个别伙伴来说有点难度,如果有更好...

连评论发链接也不行,怀疑lof真的在人工审查了,行,我这就滚,和姐妹去下家了,如果真的没有别的优秀平台我自己回到快乐老家ao3,有缘江湖再见👋

[RF]七月之四

给 @花柳 的生贺,希望你永远开心。


约翰坐在林肯纪念堂前的其中一方台阶上,耳边尽是人群熙攘的交谈和哄笑。路灯缀着白光,纪念堂前的阶梯、引道两旁的草坪都坐满了游客和住在附近的路人,虫音婉转,夏夜热浪高涨,引道尽头的水池边坐了满满一排小年轻,大胆地挽起裤腿伸进水里晃着双脚撩起水花,外墙亮着暖灯的华盛顿纪念碑倒影在漾起粼粼微波的水面上。


暗夜无星,当烟火在空中“嘭”一声绽开色彩缤纷的花朵,咬耳朵的悄悄话、欢声笑语的交谈进行到一半,一致突然变成高喊欢呼,穿插此起彼伏的口哨和掌声。这些嘈杂近在约翰咫尺,却又像隔了许多层厚厚的玻璃一样,遥远无比。他...

[RF]芙洛拉之名

来自 @Pro橙了 老师的点梗!花店老板x普通群众!


1.

名为芙洛拉的花店落座于上东区某大道的街角,店门口正对着一间只隔了一条街区的小美术馆。这家花店在纽约上流人士的圈子里极享名誉,店内装潢精简优雅,每一天的鲜花绝不留到第二日,花束包装精致不俗气,价格稍微比一般花店水平高出一点。花店只由店主一人经营,为人极其低调,据说毕业于麻省理工,曾是一家知名IT企业的大老板,退休后就开了这家花坊。其他信息不可获知,但也免不了街坊邻居口中的各种传言。


昨夜发生在这条商街对角的谋杀案促使卡特警探在次日一早就踏入这家花店,挂在玻璃门把手上的木牌显示正在...

[虫绿/全员]我说,他俩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

思来想去,这怎么看都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x

甜甜的——新动画宇宙!第三季开播了哟!


“嘿,这儿是我们地平线高中的位置,麻烦你们把奥斯本学院的展示桌搬回这条分界线之内,看见了吗?”迈尔斯撇着嘴插着腰站在奥兹学院的桌前,左脚用力地踏了几下印在旁边地上的黑白分明的分界线。


“不好意思,我们要展示的高科技可不是你们地平线那穷酸的破玩意儿,这么小的地方放不下。”阿利斯泰·斯迈斯蔑笑道,嚣张地靠在超出白线的奥兹学院的桌沿,“我们这个才是适合在斯塔克博览会(Stark Expo)上展示的新时代科技,真不敢相信现在什么垃圾都能来参加博览会。”


“喔(Ewww)...

[RF]他是龙

来自 @PocketQin兜 的点梗!

算半个疑犯追踪版他是龙AU吧(?)可能相符元素只有‘龙’,全文写下来很随性,几乎是想到什么就落笔,希望大家喜欢啦!


加粗字体为回忆


梗概:约翰·里瑟是在世的最后一只龙。


哈罗德的朋友都知道他失去了重要的人。很久。


他们曾经都有过猜测:那位长相俊朗、足以俘获众多芳心的男人或是唯一仍在陪伴哈罗德的远亲,或是他的公司手下一位顶尖出众的同事,又或者——仅仅是他的最好的朋友。“他是我的知己。”哈罗德面无表情地抿一口咖啡...

[RF]遗言无终

快速摸鱼,513后


@花柳


“我不会称之为奇迹,也不是劫后余生。我能活下来是恩惠。是恩赐。”本就低沉如气的话声更加嘶竭,像大病一场的年迈之人,像干涸龟裂的河床,像被伐倒的精壮树干却散开着圈圈密集的年轮。


从花洒倾泻而出的温水不痛不痒地拍打里瑟裸露的肌肤,温和又舒适地放松他的肌肉,他坐在淋浴间的矮凳上,垂首閤眼享受着每每淋浴的时刻,股股水流从发梢滑落脸颊,终归没入瓷砖地板的下水口。芬奇站在他身后为他洗沐,为他按揉全身而小心避开他身上的所有伤口,如果这些新鲜结疤的伤痕并非那样醒目,刺痛芬奇的视线而时时提醒他:天启方才结束不久。


“我没有那么幸运。我们都是。”...

[RF/授翻]明日谈(下)

上篇

中篇


久等啦!建议上中下一齐阅读体验更佳!

-


2016年9月

上午2:34

 

少年约翰没能领悟的是,让自己死得其所是人们能得到的最名副其实的嘉奖。


哈罗德让他感到开心、幸福,约翰感激不尽,他——


*


他大喘着气醒来,电子闹钟荧屏上的数字刺得他情不自控地双眼泛泪。


约翰贪婪而迫切地吸汲着空气,大口反复,直到他感觉胀气的肺再也装不下、感觉全身恢复完整而逐渐放松。


他翻过身,把哈罗德的枕头抱进怀里,低头深埋进满是令人心安的气息的冰凉羽枕。泪水如断弦般滴落胸前。他感觉...

[虫绿]听见他说

儿童节快乐!抓住六一的尾巴w

是HE


是2017蜘蛛侠动画宇宙(Marvel's Spider-Man)

-


“嘿,彼(Pete),我只是想跟你说,以后我都不能成为红魔和你一起去巡逻纽约了。”他真正想说的话像咽了一只苍蝇那样堵在喉口,难受无比又难以下咽。入夜已深,哈利没像往常一样待在家里舒舒服服地泡完澡准备睡觉,他还穿着整洁的西装三件套坐在办公室的转椅上,肘拐处的布料弯起了些微褶皱。这个季度的财政报告、正在进行的生物项目研发资料全部在他的办公桌电脑上打开来,数不清的电子窗框似乎永远关不完,各式表格和数字让他眼花缭乱。


这是作为一名奥斯本的代价和责任。...


1 / 6

© 花柳 | Powered by LOFTER